關於部落格
聯翔,聯翔餅店,太陽餅,鳳梨酥www.ricians.tw
  • 27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半塊鳳梨酥

 
 
 
女孩有個習慣,與人同遊,遇到誘人的小點心,總會買上一塊,一分為二,遞給身邊人。情況總是,對方笑著謝謝,女孩也跟著笑了。直到遇見白羊女Y。
 
那天,兩人一道在南京街頭鳳梨酥軋馬路,偶遇一對中年夫婦在街口擺攤現做現賣梅花糕,奶白色發得綿軟的梅花糕被嫋嫋蒸汽包裹著,煞是可愛。女孩買了一塊,照例,分成兩半。頓了一下,Y君接過遞來的半塊梅花糕,“這東西不大,為什么要分?”
 
從來沒有人問過,女孩也沒向任何人提起。兩個人呼哧呼哧吹著吃著各自手裏的半塊糕點,女孩說起了自己的故事。
 
那間店的土鳳梨酥特鳳梨酥別有名,零售價自然也不菲,百元台幣。好奇加獵奇,男孩買了一塊。走出店門,“呶”,掰得坑坑窪窪的半塊鳳梨酥被遞到女孩嘴邊。有點吃驚,有點羞澀,更多的是歡喜,慢慢嚼著酸甜交雜的鳳梨酥,笑意爬上女孩的嘴角。說實話,土鳳梨酥獨有的那絲酸味女孩並不喜歡,倒是心裏,沁出了甜意。跟世間大多數的初戀一樣,後來,男孩跟女孩走散了,年華翩躚模糊了很多,在不可避免的忘記裏,唯獨這個習慣被留了下來。
 
豈料,聽罷,直率的白羊女驚呼:“真愛的話就該全部給對方啊!”一怔,從來沒想過的另一種情況被提出,女孩愣住了,是這樣嗎?只是因為太年輕,所以小鳳梨酥題大做?一丁點回憶都足以驚天動地?
 
是夜,女孩輾轉難眠,一些舊場景如同碎紙片,風一吹,飛散眼前。一條漂亮的彩帶糖、一枚精致的馬卡龍、一團路邊阿婆手制的麻糬、一小碗鎮上出了名的蘇媽媽湯圓……大大小小,高價的平價的,不論什么,男孩都會留出一份與女孩分享。一次,女孩悶悶不樂,午飯的時候悶著頭一句話也沒有。男孩見了不聲不響,用筷子把自己飯上的炸香蕉掐成兩半,默默地放了一段到女孩的餐盤。感動來得猝不及防,氤氳漫出,柔軟了所有。不曾想,這樣的情緒,在幾年後的夜裏忽然憶起,依舊半分未減。眉頭漸漸舒展,模糊的初心慢慢浮現。
 
不刻意掩飾自己心頭好或者需要,卻也想把這份喜歡帶給我所喜歡的你,自然而然,分享成了首選。就是這么簡單。就像兩個扮家家酒的孩子,願意把自己的玩具分給對方,不是長袖善舞下的交際,也並非摻雜了世故的考量,僅僅出鳳梨酥於喜歡。純真純粹,近乎本能。或許,正是因為少了一分道理,聽憑感覺的舉動才分外叫人動容。如同書中所寫,愛,就是剩下最後一口也要分著吃。
 
感情,最可靠也最易變,妙不可言。多巴胺總有減盡的時候;奉獻或者接納,久了免不了變得勉強、沉重。付出與回報的切磋間,不起眼的菌斑早已蘊育、滋長。如同一種極富感染力的互動,分享恰似另一種形式的藕斷絲連,讓一切在交會間得以不朽,曆久彌新。
 
愛情裏的相濡以沫,親情裏的休戚與共,友情裏的風雨同舟。分享,比享有更讓人心覺踏實,溫暖安穩。海子說,最好的愛情是陪伴,或許精神大抵如此。
 
匆匆那年拾起的習慣或許早已不是鳳梨酥對男孩的緬懷,而是不願忘記曾經被這個世界溫柔相待的感動與溫存;是當年的半枚鳳梨酥,在心裏悄然種下的甜,生了根,發了芽,開出了一朵叫做幸福的花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